贺麟全集:精神现象学(套装上下册) [平装]

配送至
$ $ USD 美元

《精神现象学》为德国古典哲学大师黑格尔阐述其哲学观点和方法论原则的第一部纲领性巨著。黑格尔自认此书为其哲学体系的导言。马克思誉《精神现象学》为“黑格尔哲学的真正起源和秘密”和“黑格尔哲学的圣经”。黑格尔通过此书提出,精神现象学是关于意识到达“绝对知识”或“科学”(即哲学)的道路的科学,它为个体提供了一把攀登绝对知识的“梯子”。中译本由贺麟、王玖兴合译,分上、下卷先后于1962年和1979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上卷1979年再版时曾修订译文,以与下卷译名统一,本次整理出版“贺麟全集”版,对勘再版所作修改,择其重要者,以编注形式留存上卷初版原貌。
编辑推荐
1.“贺麟全集”版新校重排本,对勘上卷1962年初版与1979年再版修订,以存译文历史原貌,便利研究之用 2. 德国古典哲学大师黑格尔的纲领性巨著,打开其哲学体系大门的钥匙 3. 深刻影响马克思、海德格尔、伽达默尔等近现代哲学家的经典
名人推荐
精神现象学是黑格尔哲学的真正起源和秘密,是黑格尔哲学的圣经。 ——马克思 哲学诠释学的任务可能正是从这里出发而具有这样的特征:它必须返回到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的道路,直至我们在一切主观性中揭示那规定着它们的实体性。 ——伽达默尔
作者简介
黑格尔(Hegel, 1770—1831),德国古典哲学家,一生著述颇丰,代表作品有《精神现象学》《逻辑学》《哲学全书》《法哲学原理》《哲学史讲演录》等。 译者简介 贺麟(1902—1992),字自昭,四川金堂人。国内外久享盛名的西方哲学专家、翻译家,于黑格尔哲学无不精通,论述遍及黑格尔哲学的各个方面,他翻译的《小逻辑》,学术界公认为是继严复《天演论》之后影响最大的学术著作中译本;对斯宾诺莎、怀特海等西方近现代哲学家都有深入的研究。贺麟在中国哲学方面也颇有建树,1930年代创立了与冯友兰“新理学”相对的“新心学”体系,是现代早期新儒家的重要代表人物。他的主要译著还有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精神现象学》,斯宾诺莎的《伦理学》等,主要著作有《近代唯心论简释》《文化与人生》《当代中国哲学》等。 王玖兴(1916一2003),江苏省赣榆县海头镇人。著名西方哲学史专家、翻译家,中国社会科学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目录
上 卷 题记 译者导言:关于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 序言:论科学认识 〔一、 当代的科学任务〕 〔二、从意识到科学的发展过程〕 〔三、哲学的认识〕 〔四、哲学研究中的要求〕 导论 甲、意识 第一章 感性确定性;这一个和意谓 第二章 知觉;事物和幻觉 〔一、事物的简单概念〕 〔二、事物的矛盾概念〕 〔三、朝向无条件的普遍性和知性领域的发展运动〕 第三章 力和知性;现象和超感官世界 〔一、力与力的交互作用〕 〔二、力的内在本质〕 〔三、无限性〕 乙、自我意识 第四章 意识自身确定性的真理性 一、自我意识的独立与依赖;主人与奴隶 二、自我意识的自由;斯多葛主义、怀疑主义和苦恼的意识 丙(一)、理性 第五章 理性的确定性与真理性 一、观察的理性 二、理性的自我意识通过其自身的活动而实现 三、自在自为地实在的个体性 译后记 再版后记 下 卷 题记 丙(二)、精神 第六章 精神 一、真实的精神;伦理 二、自身异化了的精神;教化 三、对其自身具有确定性的精神、道德 丙(三)、宗教 第七章 宗教 一、自然宗教 二、艺术宗教 三、天启宗教 丙(四)、绝对知识 第八章 绝对知识 〔一、确知自己是存在的“自我”的简单内容〕 〔二、科学即对自我自身的概念式的理解〕 〔三、达到概念式理解的精神向着特定存在的直接性的返回〕 术语索引 人名索引 页码对照表 译后记
序言
序言:论科学认识(节选) 〔一、当代的科学任务〕 〔 1.真理之为科学的体系〕 在一本哲学著作的序言里,如果也象在普通的书序里惯常所做的那样先作一个声明,以说明作者所怀抱的著述目的和动机以及作者所认为他的著作与这同一问题上早期和同时的其他论著的关系,那么这样的一种声明似乎不仅是多余的,而且就一部哲学著作的性质来说是不适宜的、不合目的的。因为,在一篇序言里,不论对哲学作出怎么样周详的陈述,比如说,给哲学的趋势和观点、一般内容和结果作一种历史性的叙述,或就真理问题上各家各派的主张和断言作一种兼容并蓄的罗列,如此等等,毕竟不能算是适合于陈述哲学真理的方式和办法。而且,由于在本质上哲学所探讨的那种普遍性的因素本身就包含着特殊,所以在哲学里比在其他科学里更容易使人觉得,仿佛就在目的或最终结果里事情自身甚至其全部本质都已得到了表达,至于实现过程,与此结果相比,则根本不是什么本质的事情。相反,譬如在解剖学是什么(解剖学是就身体各部分之为僵死的存在物而取得的知识)这样的一般观念里,我们则深信我们尚未占有事实本身,尚未占有这门科学的内容,而必须进一步去探讨特殊。——再者,在这样一种不配被称之为科学的知识堆积里,谈论目的之类普遍性的东西时所采用的方式,通常也就是叙述内容本身如神经、肌肉等等时所使用的那种历史性的无概念的方式,两者没有什么不同。但在哲学里,如果也采取这样的一种方式先作说明,而哲学本身随后又证明这种方式不能把握真理,那就很不一致了。 同样,由于对某一哲学著作与讨论同一对象的其他论著所持有的关系进行规定,这就引进来一种外来的兴趣,使真理认识的关键所在为之模糊。人的见解愈是把真理与错误的对立视为固定的,就愈习惯于以为对某一现有的哲学体系的态度不是赞成就必是反对,而且在一篇关于某一哲学体系的声明里也就愈习惯于只在其中寻找赞成或反对。这种人不那么把不同的哲学体系理解为真理的前进发展,而毋宁在不同的体系中只看见了矛盾。花朵开放的时候花蕾消逝,人们会说花蕾是被花朵否定了的;同样地,当结果的时候花朵又被解释为植物的一种虚假的存在形式,而果实是作为植物的真实形式出而代替花朵的。这些形式不但彼此不同,并且互相排斥互不相容。但是,它们的流动性却使它们同时成为有机统一体的环节,它们在有机统一体中不但不互相抵触,而且彼此都同样是必要的;而正是这种同样的必要性才构成整体的生命。但对一个哲学体系的矛盾,人们并不习惯于以这样的方式去理解,同时那把握这种矛盾的意识通常也不知道把这种矛盾从其片面性中解放出来或保持其无片面性,并且不知道在看起来冲突矛盾着的形态里去认识其中相辅相成的环节。 对这一类说明的要求以及为满足这种要求所作的努力,往往会被人们当成了哲学的主要任务。试问在什么地方一本哲学著作的内在含义可以比在该著作的目的和结果里表达得更清楚呢?试问用什么办法可以比就其与当代其他同类创作间的差别来认识该著作还更确切些呢?但是,如果这样的行动不被视为仅仅是认识的开始,如果它被视为就是实际的认识,那它事实上就成了躲避事情自身的一种巧计,它外表上装出一副认真致力于事情自身的样子,而实际上却完全不作这样认真的努力。〔——因为事情并不穷尽于它的目的,而穷尽于它的实现,现实的整体也不仅是结果,而是结果连同其产生过程;目的本身是僵死的共相,正如倾向是一种还缺少现实性的空洞的冲动一样;而赤裸的结果则是丢开了倾向的那具死尸。〕——同样,差别毋宁说是事情的界限;界限就是事情终止的地方,或者说,界限就是那种不复是这个事情的东西。因此,象这样地去说明目的或结果以及对此一体系或彼一体系进行区别和判断等等工作,其所花费的气力,要比这类工作乍看起来轻易得多。因为,象这样的行动,不是在掌握事情,而永远是脱离事情;象这样的知识,不是停留在事情里并忘身于事情里,而永远是在把握另外的事情,并且不是寄身于事情,献身于事情,而勿宁是停留于其自身中。——对那具有坚实内容的东西最容易的工作是进行判断,比较困难的是对它进行理解,而最困难的,则是结合两者,作出对它的陈述。 在文化的开端,即当人们刚开始争取摆脱实质生活的直接性的时候,永远必须这样入手:获得关于普遍原理和观点的知识,争取第一步达到对事情的一般的思想,同时根据理由以支持或反对它,按照它的规定性去理解它的具体和丰富的内容,并能够对它作出有条理的陈述和严肃的判断。但是,文化教养的这个开端工作,马上就得让位给现实生活的严肃性,因为这种严肃性使人直接经验到事情自身;而如果另一方面,概念的严肃性再同时深入于事情的深处,那么这样的一种知识和判断,就会在日常谈话里保有它们应有的位置。 只有真理存在于其中的那种真正的形态才是真理的科学体系。我在本书里所怀抱的目的,正就是要促使哲学接近于科学的形式——哲学如果达到了这个目标,就能不再叫做对知识的爱,而就是真实的知识。知识必然是科学,这种内在的必然性出于知识的本性,要对这一点提供令人满意的说明,只有依靠对哲学自身的陈述。但是,外在的必然性,如果我们抛开了个人的和个别情况的偶然性,而以一种一般的形式来理解,那么它和内在的必然性就是同一个东西,即是说,外在的必然性就在于时间呈现它自己的发展环节时所表现的那种形态里。因此,如果能揭露出哲学如何在时间里升高为科学体系,这将是怀有使哲学达到科学体系这一目的的那些试图的唯一真实的辩护,因为时间会指明这个目的的必然性,甚至于同时也就把它实现出来。
后记
译后记(上卷) 本书是根据荷夫麦斯特本1952 年版(Hegel: Ph?nomenologie des Geistes, herausgegeben von Johannes Hoffmeister, 1952, Verlag von Felix Meiner in Hamburg)翻译的,而荷夫麦斯特本又主要是在稍早出版的拉松(G. Lasson)本基础上加工出版的。在翻译过程中,我们曾参考贝利(J. B. Baillie)1932年重版的英文译本和伊波利特的法文译本(La Phénoménologie de l’esprit, traduction de Jean Hyppolite,Aubier, édims Montaigus, Paris, 1939)。本册中文译本正文中每一篇章之下用方括弧〔〕加入的小标题是根据1921年的拉松版和法文译本中的小标题翻译过来,增补进去,以便读者参考的。 本书的“序言”、“导论”和“丙(一)理性”部分是王玖兴译的,“甲、意识”和“乙、自我意识”两部分是贺麟译的。除了王玖兴的译文曾由贺麟校阅一遍,贺麟的译文曾由王玖兴校阅一遍,彼此互提意见,进行修改外,本书的译文有好几部分曾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西方哲学史组的几位同志通读了一遍,提过意见,帮助改进。本书的“译者导言”是由贺麟执笔,经过多位同志提意见修改过的。 德文原本分段太长。许多本应分成两段的地方,都只是在中间用一个破折号,以表示段落的转换。中文译本在许多地方把太长的段落分成了两段。 译者在极少数的地方为了补足原文语意,采取了略增加几个字或一句话的办法。译者增补的字句都用方括弧〔〕标明。 译文有欠确切、妥当甚或有错误的地方,希望读者多提意见。 译者 1961 年12 月 再版后记(上卷) 译者趁此书再版的机会,对译文作了一些修改,对个别名词的翻译,也作了订正,与此书下卷译名统一。此外,“译者导言”也作了修改。译文和导言都不免有错误的地方,望读者多提意见。 译者 1978. 5. 4 译后记(下卷) 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下卷,同上卷一样,仍然是根据荷夫麦斯特本1952 年版(Hegel:Ph?nomenologie des Geistes,herausgegeben von Johannes Hoffmeister,1952,Verlag von Felix Meiner in Hamburg)翻译的。在翻译过程中,除查对荷夫麦斯特本所据以加工的较早出版的拉松(G. Lasson)版本之外,全部参考了贝利(J. B. Baillie)1932年重版的英文译本和伊波利特(J. Hyppolite)1939 年初版的法文译本,有些地方还查对过什彻特(Γ.Шцeт)1959 年的俄文译本。 这个中文译本的正文和目录中每一篇章之下用六角括弧〔〕加入的小标题,是根据1921 年的拉松本和伊波利特的法译本并参考俄译本中的小标题翻译过来的。这些小标题,虽非黑格尔著作所原有,也不都能概括标题下的全部内容,但过去编者和译者增补进去,是因为它们有助于理解各该段落的大意,所以中译本仍采用了它们,以便读者参考。 译者在一些地方为了补足原文语意,继续使用了上卷译文用过的在必要的地方略增几个字或一句话的办法。凡增补的字句,也都置于六角括弧内,以表示是译者补足的。例如“在我们〔研究现象学的人〕看来”,“自我〔或主体〕” ,“自我〔或个人〕” :在前一短句的六角括弧内经译者补充文字后,就表明那里所说的“我们”不是泛指一般的我们,而是确指用辩证法探讨精神现象发展的人或读者;而以下两处所谈的“自我”(Das Selbst),也有特殊意义,前一“自我”是指与实体相对立的“主体”,后一“自我”是指与社会全体相对立的“个人”或个体。大家都知道,《精神现象学》是西方哲学史上最晦涩最难读的著作之一。虽有译者增补的字句和简单脚注,但恐怕帮助并不多。 这册下卷丙(二)论“精神”一章,是王玖兴译,贺麟校阅的,丙(三)论“宗教”一章是贺麟译,王玖兴校阅的,丙(四)论“绝对精神”一章由杨祖陶译成初稿,经贺麟和王玖兴校阅和修改过的。 《精神现象学》的这个下卷译稿,原已于1965年5月完成,并交由商务印书馆编校付排,于1966年秋季印成校样交给译者。这次正式出版之前,我们又进行了认真的修改,增补了脚注,许多地方等于重译。 本书上卷出版后,曾有不少读者来信,对下卷的翻译出版寄予殷切希望。现在这个下卷几经反复校订终于出版,深愿不辜负读者的期望。但尽管如此,限于种种条件,仍难免有欠妥当甚或错误的地方,译者所加的脚注和六角括弧内的补足字句,也不免有欠妥当甚或错误的地方,都希望读者多加指正。 译者 1976 年12 月10 日
文摘
一、《精神现象学》一书的写作经过和作者当时的政治态度 《精神现象学》一书是黑格尔于1805 年冬天开始动笔写,于1806 年10 月13 日耶拿大战前夕最后完稿的。这书的序文是1807 年1 月写成的。全书除最末论绝对知识部分是根据他几年前的旧稿补充整理而成之外,基本上可以说是在一年时间内一气呵成的。也就由于这种情况,这书前几部分写得较从容,分析也较细致,及写到末后部分时,因拿破仑进攻普鲁士的战争迫在眉睫,又因与出版家订有合同,必须在10 月中旬交完全部稿件,不然,印数就将由1000 册减到750 册,稿费也将随之减少。所以本书后一部分是在这样紧张忙迫的情况下写出的,因而分析较少,纲要式的话较多,有时特别晦涩费解。 这书虽是匆匆在一年内写成,不过也还是经过相当长时间的酝酿。黑格尔早在1802 年就计划要写出一部系统的著作,在当时给友人的信中还约言打算在1805 年秋天出版。事实上他酝酿很久,迟至1805 年他升任耶拿大学副教授时才开始写。他原来预计要写一部叫做《一个思辨哲学的体系》,这个体系共包含四个部门,即(一)精神现象学,(二)逻辑学,(三)自然哲学,(四)精神哲学。他预定以“精神现象学为这个体系的第一部”,而以“逻辑学和两门具体的哲学科学——自然哲学和精神哲学为第二部”(《大逻辑》第1版序)。所以在1807 年初版的《精神现象学》封面上印有“科学的体系,第一部,精神现象学”等字样。由于他的《逻辑学》(即《大逻辑》)后来写成时,部头很大,独立成书,而1817 年在海得堡任教期间他才刊行他的《哲学全书》,包含逻辑学(即《小逻辑》)、自然哲学、精神哲学三大部分,这才完成了他当时计划要完成的体系。 由于按照黑格尔原来的计划,《精神现象学》是整个体系的第一部,这就提供我们了解《精神现象学》与《逻辑学》和其他部分的关系,以及它在黑格尔整个体系中的地位一个线索。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来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具有海谋所说的三重意义,即“作为整个体系的导言,作为整个体系的第一部,并且作为一个自身的全体”。 黑格尔《精神现象学》出版时,年37 岁,在黑格尔生前没有出过第二版。当他于1831 年正开始修订这书,仅订正了三十多页时,他就因感染霍乱病去世,到1832 年才出第二版。《精神现象学》虽未经过他的修订,但他在任纽伦堡中学校长时于1808—1811 年为高中学生所讲的《哲学纲要》(原编者称为《哲学入门》)中,有短短的十多页,叫做“精神现象学纲要”。此外在1817 年出版的《哲学全书》第三环节“精神哲学”中(即第413—439 节),黑格尔又对“精神现象学”作为主观精神的一个环节,加以短简的概述。这两处所谓“精神现象学”都只概括地重述了意识、自我意识和理性三个阶段的一些主要环节,省略了详细的分析,也省略了一些意识形态的阐述,根本没有把精神或客观精神各个环节以及宗教和哲学列入精神现象学之内;但内容简明扼要,线索清楚,可以作为研究和了解此书的参考。但是我们反对有些讲黑格尔哲学的人因此就把1807 年出版的这一巨册作为整个体系的第一部的《精神现象学》附在“精神哲学”内作为其中的一个环节来讲,同时我们也反对认为《精神现象学》与“精神哲学”没有差别的看法。 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是当时时代精神的反映,同时也通过哲学的方式表达了他自己在那个时期内的政治态度和阶级立场。黑格尔这时很关心政治局势,经常阅读当时政治中心巴黎和伦敦的报纸,在这书中他分析法国革命的“绝对自由和恐怖”是由前一阶段注重抽象理智、抽象的自由平等和个人权利的启蒙运动必然发展而来,而绝对自由和恐怖又必然会过渡到它的反面——无自由、武力镇压和个人专制。因此他对于主观任性的自由和各式各样的个人主义,都在分析批判意识形态发展过程中指出其应该受到扬弃的历史发展过程,而强调伦理的国家和全体。但由于他这时还不是“官方哲学家”,当时德国也还没有一个真正统一的政府,他没有表示突出拥护普鲁士君主和贵族的保守思想。所以他采取比较接近资产阶级民主的态度。他不象费希特那样从道德伦理出发,对当时的社会和人物的自私自利,采取诅咒和痛骂的态度(大家记得,费希特称他的时代为“罪恶完成的时代”,并痛斥当时的德国反动统治阶级说:“年龄愈长的人,自私愈甚;地位愈高的人,道德愈卑”),而只是冷静地分析个人主义在意识形态上的来源,及其必然的后果和逐渐克服的过程。他对当时拿破仑征服德国的态度,可以从他于耶拿战争的当天(1806 年10 月13 日)写给他的好友尼塔麦的信中,看得很清楚。他说:“我看见拿破仑,这个世界精神,在巡视全城。当我看见这样一个伟大人物时,真令我发生一种奇异的感觉。他骑在马背上,他在这里,集中在这一点上他要达到全世界、统治全世界。”他幽默地和具有深意地称拿破仑为“马背上的世界精神”,这话包含有认为拿破仑这样的叱咤风云征服世界的英雄人物,也只不过是“世界精神的代理人”,他们的活动不只是完成他们的特殊意图,而是完成世界精神的目的。“当他们的目的达到以后,他们便凋谢零落,就象脱却果实的空壳一样。”另一方面也含有讽刺拿破仑的武力征服的意思,认为他只不过是“马背上的世界精神”。他暗示还有从别的方面体现世界精神的英雄人物。 ……
ISBN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作者黑格尔
尺寸16